東京奧運: 不同國籍的運動脊醫

美國代表團今年有備戰期間運動醫學脊醫參與人數超過100名,這就意味著他們平均每個項目的運動醫學脊醫人員配置都在3名或者以上。脊醫的治療不是單純治療疼痛,還可以提高肌肉最大收縮度(最大力量)以及大腦皮層的興奮度等等。

李鵬和在美國生命大學Dr. Celeste Gabai 在美國奧組委運動醫學組

Coach Randy 也是一直以來對我們工作有著極大的肯定和認可。 希望咱們中國今後可以更加重視運動醫學脊醫對高水平運動員身體保障,讓Sports Chiropractic 幫助到更多運動員!

蘇炳添的教練Coach Randy 美國田徑隊的運動醫學脊醫Dr. Josh Glass
東京保障中國賽艇隊的加拿大脊醫Dr. Brenprenna MacPhail。

脊醫和科技讓奧運運動員更強大

東京奧運會上,中國田徑健兒在蘇炳添憑藉9秒83的成績闖進男子百米決賽,創造亞洲紀錄。 鞏立姣、劉詩穎分別為中國體育代表團摘得女子鉛球和女子標槍兩個項目的奧運首金。 在女子鏈球、男子三級跳、4×100米接力、女子800米等多個項目上,中國田徑選手屢創佳績。 在競技成績多點開花的背後,離不開科技助力和科學化訓練的支撐與引領作用。
現代競技體育的競爭,不僅僅是運動員天賦、教練員經驗和基礎保障條件的競爭,更是團隊力量、科技水平和保障體系之間的競爭。 東京奧運週期,中國田徑隊建立了開放包容、科學高效的複合型團隊來為田徑健兒們征戰東京保駕護航。


中國田徑隊按照“世界眼光、國際標準、中國特色、高點定位”的要求,構建了一個涵蓋運動營養、機能監測、醫務監督、傷病防治、再生康復、體能訓練與評估、技術診斷與分析、心理諮詢與訓練、信息情報收集與分析等12個領域的科技助力體系。 長期駐隊服務的體能師、科研人員和醫務人員達81人,為重點隊組和重點隊員組建了包括主教練、助理教練、科研、體能師、物理治療師、按摩師、心理諮詢師、營養師在內的複合型團隊。
為提昇科技支撐能力,引進了一大批國際先進的“訓、體、科、醫”儀器設備,大大提高了訓練和恢復的針對性。 利用視頻解析系統,提高了技術分析的精準性和反饋速度。 數字跑道、起跑器、力量監測儀以及分段計時系統等數字化設備,量化了體能和專項訓練的刺激負荷。 機能監控設備為教練員實時掌握運動員訓練狀態、及時調整訓練計劃提供了參考依據。 肌骨超聲、TECAR治療儀、激光治療儀、加壓褲等醫療康復設備,提高了傷病診斷的精準性和機體恢復的速度。

中國田徑隊構建了一支中外結合的高水平專家團隊,及時解決備戰中的“疑難雜症”。 聘請了美國著名生物力學專家拉爾夫曼博士和於冰博士為短、跨、跳、投項目提供技術分析服務,英國體能康復師保羅·範姆為傷病運動員提供動作評估與康復指導服務,英國著名心理專家達倫為運動員提供心理訓練和疏導服務。 總局科研所何子紅教授定期為運動員進行機能監控和評估服務,香港脊骨神經科醫生李鵬、肌骨超聲診斷專家崔立剛、醫療康復專家周世華定期對隊伍進行醫療巡診。 高水平專家團隊是常駐複合型團隊的有益補充,他們既直接服務於運動員,幫助運動員解決傷病困擾,也為常駐保障團隊提供業務培訓和諮詢。
為保證最佳效果,中國田徑隊的科研團隊制定了標準化和個性化相結合的保障方案。 蘇炳添曾表示,“現在國家隊科技助力非常到位,每次訓練結束後,醫療人員會用肌骨超聲掃描我的肌肉,看有無損傷,如果有損傷就用激光治療儀及時治療;如果沒有,就用TECAR康復儀進行再生恢復。晚上還要用液氮冷療、加壓褲等放鬆,脊醫天天脊椎矯正,一周還有三次水療,正是這些保障才使我在30多歲的時候還能很好地控制傷病,保證訓練正常進行。”
正是得益於科技助力團隊有針對性的保障工作,中國田徑健兒得以在奧運賽場上屢創佳績,在多個項目上實現了歷史性突破。 (轉在改版於中國體育報)

脊醫始終站在你身後:東京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參賽保障的結束

剛剛結束的東京奧運會上,中國體育代表團運動員表現出色,取得了38枚金牌、32枚銀牌、18枚銅牌的優異成績,實現了運動成績和精神文明雙豐收,為祖國和人民贏得了榮譽。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李鵬脊醫自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之後,籌劃東京奧運會參賽保障工作作為備戰東京奧運會的一部分即已列入日程。 為佔據資源優勢、更好地實現“變客場為主場”的策略,2019年上半年已完成場地確認、票務及接待服務商徵集等工作。 2021年3月起,按照總體部署,參賽保障營籌備重新啟動並正式組建保障團,核心任務是應對海外疫情等不確定因素,做好隊伍所需的體能訓練和恢復放鬆等補充支持,做好代表團應急、綜合保障。 經過緊張地籌備,2021年7月19日,保障營正式投入使用。 保障營由2家酒店統籌運營,日航酒店作為體能訓練和放鬆、保障團組住宿以及日常運營駐地;MONday酒店作為周轉住宿,車輛、餐飲以及回國隔離安排總調度,回國前檢測,物資轉運及倉儲駐地。

回首東京奧運會參賽保障歷程


前方保障


一是做好工作場所及保障營團組的防疫和安全管理。 李鵬脊醫在保障營始終堅守“防疫是第一要務”的要求,並針對運營場所特點制定了防疫流程和安保措施:防疫官助理監督所有人員必須佩戴口罩並完成每日檢測上傳;他不在酒店餐廳用餐,取代以符合要求的餐飲供應商提供餐盒及補充食品;以自有工作團隊取代酒店服務人員提供日常服務,阻斷外界進出風險;所有外送物品均在酒店外車完成交接,酒店外設置消殺點對人員和物品進入前進行消殺;所有司機統一安排住宿,對接力人員入村前周轉和完賽人員回國前周轉進行分區管理,降低交叉風險;對租賃樓層進行封閉管理,加裝監控裝置和閘機,確保日常運營安全。 此外,保障營充分調動合作企業和社會各界積極性,場地內訓練工作用水和大部分訓練器材,分別來自華潤怡寶和舒華從國內運輸的產品。 另接收了星際光公司(安全消毒儀)、上海科馭健康科技(衣物消毒護理機)、福建柒牌時裝科技(防護服)、榮耀終端(手機及終端)等企業的捐贈物資用於協助工作。 總體而言,保障營為東京奧運會參賽“零感染”做出了積極的努力。

他們二是為重點隊伍提供了訓練及恢復放鬆支持。 先後有乒乓球、體操、蹦床、田徑、高爾夫、三人籃球、女子水球、女子曲棍球等隊伍到保障營來進行體能訓練和恢復治療,累計服務運動員近400人次。

同時,保障營在組團之初就充分吸收了跳水、舉重、乒乓球、羽毛球、體操、田徑、游泳、女子排球、擊劍、射擊射箭、賽艇皮划艇等重點隊伍的醫療保障人員,為這些人員提供了安全的生活工作環境,盡力把重點隊伍的日常保障平移到了東京賽場,並接送保障人員到奧運村和賽場提供服務。

三是為代表團提供了綜合服務保障。 在全程保障相關團組餐飲的基礎上,為包括滑板、攀岩、射擊、蹦床、體操、田徑、花樣游泳、三人籃球、摔跤、賽艇、皮划艇、帆船帆板及國際組織等在內的相關人員保障住宿或周轉住宿累計近650人次;採用固定班車與機動用車相結合的用車模式串聯起代表團在東京的參賽和保障,奧運村與兩家保障營駐地酒店的相互通勤日均發車量50班次,解決營地與賽場及相關區域的應急性用車累計近千次,在固有運力基礎上針對回國檢疫租賃大巴接駁30次,小車接駁50次,累計接駁人數近千人。

障營運營期間,科研團隊在京提供遠程服務。 同時,在相關部門的統籌安排下,國內工作小組組織北京凱撒等服務人員落實了歸國人員的接機及轉運工作。 自7月27日起,共完成天津、錦州、北京等9個訓練基地及5個北京市隔離酒店和良鄉倉庫的接機轉運、物資隔離等工作,共涉及87車次的834人和154件公共隔離物資。 同期,為所有隔離基地配送了足量的飲用水,確保隔離人員用水安全。

轉載改編中国国家队

東京奧運︱香港李鵬脊醫助中國飛人蘇炳添跑出9秒83 首名晉級百米決賽創歷史

香港執業執醫協會李鵬脊醫
香港執業執醫協會李鵬脊醫為運動員治療

香港執業執醫協會李鵬脊醫助中國飛人鬥準決賽

中國飛人蘇炳添傍晚在東京奧運田徑男子100米準決賽,造出9秒83時間,以第3組首名成績晉級決賽,成為歷來首位晉級奧運男子100米決賽的中國選手。31歲的蘇炳添同場有美國好手貝加,以及意大利飛人積及斯,賽事一開始排第4線起步的蘇炳添反應時間0.142秒排第3,不過首20米後已經帶出,到最後10米受到貝加及積及斯的挑戰,爭持激烈。

香港脊醫為石智勇医疗保障 東京奧運男子7奪金!

石智勇又奪冠了! 在7月28日晚進行的東京奧運男子舉重73公斤級決賽中,作為里約奧運69公斤級冠軍石智勇又在東京奧運會上收穫了個人第二枚奧運金牌。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國舉重奧運冠軍中有兩個石智勇。 第一個是2004年雅典奧運會男子舉重62公斤級冠軍,第二個就是在東京奧運男子73公斤級奪冠的石智勇。 李鵬脊醫為石智勇医疗保障 東京奧運男子7奪金!

香港執業執醫協會李鵬脊醫和石智勇

香港脊醫為赛艇做医疗保障 女子四雙摘得中國賽艇隊奧運史上第二金

香港執業執醫協會李鵬脊醫和陳雲霞、張靈、呂揚、崔曉桐

由陳雲霞、張靈、呂揚、崔曉桐組成的女子四人雙槳隊以絕對領先優勢為中國賽艇隊再入一金。 東京奧運會賽艇女子四人雙槳決賽剛剛在海之森水上競技場落下帷幕,中國女子四人雙槳隊一路領先,最終以6分05秒13刷新世界最好成績奪冠。 波蘭隊以6分11秒36獲得亞軍,澳大利亞隊位居季軍。 中國賽艇隊奪得奧運史上第二金。

奥运会中国团有个重庆脊骨神经医生 郎平推荐加入保障营

東京奧運會漸入佳境,奪在中國奧運健兒摘在銀的背後,是能保障的心靈深處。 為了讓奧運團隊的醫療保障,今年中國一群人成立了東京奧運會保障營。

香港執業執醫協會李鵬脊醫

脊骨神經醫學是一種起源於美國的醫療學科,通過運用手法或器材,來矯正人體的肌肉骨骼系統,特別是脊椎部位。

在東京奧運會備戰期間,國家體育總局特別聘請了美國生命大學的脊骨神經醫學團隊做醫療保障,李鵬作為美國生命大學全球項目部中國-亞洲執行主任參與其中,還有幸參加了東京奧運會的醫療保障。 鮮為人知的是李鵬能夠成為脊骨醫生,完全是一個意外,據他回憶:“其實我最初是英文系的,當時在四川輕化工大學讀書,如果一切順利,我畢業之後會成為一名翻譯。不過一次偶然的機會,美國生命大學到和四川輕化工大學進行交流,做脊骨神經醫學項目推廣,需要英語比較好的學生去當翻譯,結果我就去了。去了以後我發現脊骨神經醫學這門學科很有趣,於是就改變了未來的志向,2007年我成為了交流生,到美國生命大學學習脊骨神經醫學,經過了5年的學習,我不僅碩博連讀成為了博士生,還取得了美國脊骨神經的行醫資格。”

在美國,脊醫是和牙醫一樣吃香的職業,只要取得行醫資格開診所,就可以取得不菲的收入。 和李鵬一起交流到美國的2名同學,最後都選擇了留在美國行醫,可他卻選擇了回國:“從小我就喜歡體育,我學習的是神經科和運動醫學科,可以對運動員傷病的治療和預防起到很好的作用,所以當時我就希望能夠回國幫助國內運動員克服傷病問題。”

運氣不錯的是,李鵬2012年剛回到國內,就遇到了清華大學與美國生命大學合作研究脊骨神經醫學,於是他進入了清華大學體育與健康科學研究中心,一方面攻讀博士後,另一方面可以有更多時間研究運動醫學了。

郎平推薦加入奧運保障團

2018年5月,國家體育總局考慮引進國外好的醫療技術,幫助奧運備戰隊伍進行體能訓練、運動後康復和治療,結果李鵬憑藉紮實的脊骨神經醫學能力,進入了奧運備戰的保障團隊。 李鵬告訴記者:“最初我主要是給賽艇、皮划艇團隊做醫療保障,他們在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取得了19金的好成績。隨後我跟隨他們征戰了2019年世錦賽,見證了邢松/李強取得世錦賽皮划艇首金的歷史時刻。”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進行封閉備戰,李鵬自然也進駐其中,服務的對象成為了所有奧運備戰隊伍,據李鵬回憶:“當時幾乎所有的隊伍都來做過治療和檢查,女排隊、女籃隊、游泳隊、體操隊、花樣游泳隊、舉重隊、羽毛球隊、乒乓球隊……”

香港執業執醫協會李鵬脊醫

在這個過程中李鵬認識了中國女排主帥郎平:“郎導以前在美國待過很長一段時間,她對脊骨神經醫學有很深的認識,會定期找脊醫做檢查。在聽說我之後,她不僅自己來做治療和檢查,還讓全隊都來,結果我也認識了朱婷、袁心玥、張常寧等女排隊員。”

因為李鵬的脊骨神經醫學能夠很好地預防受傷,所以女排、體操、籃球等經常運用脊椎的項目,一到體能館練力量,都會進行相關檢查和治療,這也讓李鵬的能力得到了更多施展的機會。 東京奧運會之前,因為疫情防控要求很嚴,中國代表團人員進行了削減,不過即便如此李鵬還是成為了奧運保障營的醫療組的一員,能夠成行他十分激動:“非常感謝體育總局和備戰辦領導對我信任,另外我也要感謝郎導的推薦,沒有他們對脊骨神經醫學的信任,估計我也沒機會為國爭光。”

最近幾天已經在忙碌

作為中國奧運保障營醫療組成員,李鵬7月18日就來到了東京,開始了一系列工作,他告訴記者:“這次我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防疫,相信你也看到了新聞,國外選手都有陽性病例出現,所以一到東京我們進行了防疫的相關工作,醫療組設置了專門的門禁,來治療都要測體溫。”為了能夠更好地服務奧運健兒,李鵬專門從中國帶了整脊治療床到日本,最近幾天他的醫療室也忙碌了起來,他翻開工作日誌進行了統計:從7月19日開始,已經為近50名奧運健兒進行了醫療保障(包括檢查和治療),其中包含了女籃、體操、女排、羽毛球、游泳、網球等項目。

能夠參與到奧運會保障當中,李鵬表示很興奮:“這次能近距離保障奧運健兒,我感到很幸運、也很興奮,希望他們都能在各自的項目中摘金奪銀、為國爭光。”

脊醫和郎平帶領的中國女排

香港執業執醫協會李鵬脊醫為運動員治療

中國女排昨天對土耳其對。 “郎平指導剛到東京的第一天就來找我治療了”,正在東京奧運中國李鵬保障營工作的重慶人告訴記者女記者。而除了為中國排提供醫療服務之外,還有脊椎 骨神經醫學博士的服務對像還有一串串:女子籃球隊、游泳隊、體操隊、舉重隊、跳水隊、花遊隊、蹦水隊、鋼絲隊、田徑隊、賽艇、劃皮艇隊、乒乓球隊 球隊、忙隊、箭……而在完成東京奧運隊的保障工作之後,李鵬脊醫又要緊急啟動到2022冬奧會的保障工作,因為他的服務對像還有冬季速度滑冰隊。

李鵬1985年出生於合川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2003年考上四川輕化工大學外文系,2006年在美國生命大學和國內醫療項目的時候去參與翻譯工作,開始接觸和了解脊骨神經醫學。

“剛好當時美國大學有意培養中國新生生命,未來成長脊骨神經醫學專業,最終包括我一周的3名學生被選中特招入生命大學,並承諾畢業後中國發展推廣脊骨神經醫學專業。”

什麼美國佐治州的生命大學是一所幾乎沒有中國的學校,李鵬因為不專業學生出身,在入學補修很多醫學亞課程,適應了全英文環境,並順利完成了脊骨 神經醫學運動碩士,脊骨神經醫學博士的學業,考取了美國國家脊骨神經醫生的培訓資質、佐治亞州骨神經醫生畢業證書等證書。

“在美國可以直接行醫,因為學生選擇了美國,只有我自己完成了一遍。”

2012年,27歲的李鵬回到國內,在清華大學繼續對自己進行博士後階段的研究,曾在清華大學-生命大學合作中心工作6年。隨後進入了中國奧輪奧運備戰辦,開始 為國家隊我們提供脊骨神經運動醫學方面的醫療保障。

在李接受鵬治療的人最喜歡郞平,“因為郎指導一直在美國工作,即將成為一位郎朗,所以很清楚美國的這一次恢復的方式,我們溝通起來就非常愉快輕鬆,” 之前在就治療了好幾次,本來來之前也約了一次北京但又約了一次北京,19日女排到東京的第一天,郎指導就來保障營找我了。”李鵬介紹。 基地給中國女排籃球

3月,李鵬還受邀來到“女排之家”健康康復州訓練基地,為中國女排提供神經和相關運動破壞的保障,還給女排排課提供了保障。

朱婷和香港執業執醫協會李鵬脊醫

在保養州新舊訓練基地的變化,也有中國女排的一步步冠軍的足跡,李鵬也非常感傷感傷,“看著大家的日常訓練,一直帶著勁勁勁勁。 技術或體能,隊員和教練們都得到了高度的自律和動力。”

名排女排奧運首戰不敵耶路撒冷,李告訴記者,“下午碰見教練組他們還在問,土耳其強嗎,他們還說打得不錯是挺強的,雖然輸了球,但還有比賽,我對女排女兒們還是很有信心的。”